樂陵因地制宜探索多村“抱團”發展模式 村村“朋友圈”攜手奔富路

樂陵市同創果樹種植專業合作社社員採摘金絲小棗

“農資直購”化肥送到家門口

“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推動了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改革後,如何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如何讓羣眾享有更多改革紅利?如何推動鄉村振興?這是必須認真研究解決的問題。 ”一直在汪軍心頭縈繞的這幾個問題,最近終於有了眉目。

樂陵市經濟經營服務中心主任汪軍推動和參與了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全過程,他非常關注的問題是各村如何以成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為契機,進一步盤活村級集體資產,壯大集體經濟實力,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為此,樂陵市因地制宜探索成立村集體經濟組織聯合的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社和鄉鎮(街道)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總社,實現多村抱團合作。

村集體資產長期“趴”在賬户上

市中街道小許村是樂陵市的相對富裕村,因城市發展需要,前幾年,小許村獲得不少徵地拆遷補償,村集體賬户上常年存有300多萬元。這筆數目不小的集體資產,讓村黨支部書記張玉業喜憂參半。喜的是有了這些資產,村裏的公共事業等有保障,逢年過節,村裏還能為村民發點福利;憂的則是這些資產長期“趴”在賬户上,不能增值,發揮的作用實在有限。

“村裏很想把現有的資產用起來,壯大集體經濟,但是找不到合適的門路。 ”張玉業説,集體資產涉及全村羣眾的利益,在項目的選擇上,首要考慮的就是風險,風險太大的堅決不能做。

據瞭解,在樂陵市,像小許村一樣,“藏富於賬”的村還有不少。作為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省級試點縣,樂陵深入貫徹中央、省、市文件精神,結合實際科學制定了一系列改革方案,並堅持高標準穩步推進工作。早在2018年底,全市所有涉農村莊的產權制度改革及清產核資工作就全部完成,通過清產核資,共清查登記集體資產5.72億元,核實數比賬面數增加1.01億元,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63.8萬人,依法成立了1089個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

樂陵經濟開發區的賈庵村,500多萬元的徵地補償款已在賬面上存了好幾年,一次性收入沒有變成可持續性長期穩定收入,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村集體經濟的發展和村民增收。

“2019年10月,省委組織部、省農業農村廳、省發改委、省財政廳等10部門聯合下發了《關於扶持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意見》,為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指明瞭方向,帶來了契機。”汪軍説,省裏出台的意見提出鼓勵有條件的村,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利用閒置資金投資政府主導的建設項目或購買國債等,探索投資穩定收益渠道等。

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樂陵自今年初開始推動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和鄉鎮(街道)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總社成立工作。“之所以要聯合抱團,是因為有些村的資產不太多,在產業、項目的選擇上受侷限。 ”汪軍説,3月份工作啓動之後,得到各鄉、村的積極響應,僅用了1個多月時間,全市16個鄉鎮(街道)全部建起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總社,成立了138個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

打破村域界限 多村“抱團”發展

“當初真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能有這麼多收益。 ”樂陵市安居社區黨委書記、石家村黨支部書記石洪剛高興地説,前些年,石家村獲得一筆徵地補償金,2017年“三資”清理之後,村裏賬户資金達到700多萬元,存在村集體的賬户上,每年利息只有2萬多元。去年底,安居社區下轄的8個村聯合成立樂陵市經開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在樂陵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的幫助下,通過樂陵德公投城市發展有限公司向S240鹽濟線繞城改建工程投資530萬元,僅用了7個月時間,就獲得收益20多萬元。

石洪剛認為,這次聯合投資,是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社的一次“抱團預演”。今年4月,安居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正式成立,涉及的20個村都被納入聯合社,成為一個利益聯結體。“通過這個聯合社,我們各村實現了抱團發展,有助於推動資金統籌、資源整合、利益共享、風險共擔,一起謀劃投資更好的項目,促進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下一步我們計劃聯合投資經濟開發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

在整個社區,像石家村這樣有一定資產的村莊還不少,大家強強聯合,可以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同時,對那些資產不多的村莊來説,看到其他村莊集體經濟不斷壯大,也會受到鼓舞和帶動,努力尋找適合本村的發展路徑。“有些村民看到石家村的投資很成功,非常羨慕,期待我們村也能有更好的發展。”賈庵村主持工作的負責人賈振寶感慨地説,村集體資產重大投資,必須經過三分之二的成員代表簽字同意,他們計劃多向村民宣傳投資的好處,希望村民意見儘快達到統一。

在汪軍看來,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的成立,將進一步優化農村各類要素市場配置,並且讓村集體資產運營更加公開透明,不僅能帶來村級集體經濟增收,還將村級事務和經濟事務進行分離,是基層治理方式的一種創新。“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在基層黨組織領導下開展工作,支持和配合村民委員會工作,參與農村社區建設,為農村社區事業發展提供物質支持。 ”汪軍説,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的成立推動集體經濟收入增加,讓全體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共享紅利。

打出組合拳蹚出強村富民路

“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鄉鎮(街道)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總社這種把各村聯合起來發展集體經濟的做法,只是我們壯大集體經濟的一種探索。 ”汪軍介紹,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完成以後,樂陵通過多種方式促進集體經濟發展,打出了村級集體經濟增收的“組合拳”。

經濟基礎好、實力強、積累多的村,主要採取資本經營、物業租賃、興辦實業等方式增收。如有閒置資金的村,通過鄉鎮(街道)股份經濟聯合總社將資金整合,一起投資到國有企業,用於政府主導的建設項目,每年獲取6%的固定收益,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實現村集體長期穩定收入。市中街道南小鄭村村集體建設購置的沿街商鋪、倉庫租賃,年收入超過40萬元。

有集體資源但收入較少的村,一方面,結合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組織開展侵佔農村集體“三資”專項治理行動,目前已清理涉及集體土地等資源面積7087畝,規範完善經濟合同1251份,通過清理規範合計為村集體增收987.7萬元。另一方面,將農村資源發包、資產處置等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全部納入市農村產權交易平台,實行公開招投標,截至目前,全市已累計開展招投標770例,掛牌交易293例,涉及土地2.64萬畝,為集體增收295萬元、節約開支731萬元。

無資金、少資源的窮村、弱村,主要通過村黨組織領辦產業經營型、生產服務型、勞務服務型合作社,採取土地入股經營、發展特色產業、農業社會化服務、勞務服務等方式發展經濟。據統計,今年以來,全市通過村集體經濟組織與供銷合作社、農機合作社、農服公司等合作,已建立村集體參與的農業社會化服務聯盟42個,開展農業生產託管服務面積5.76萬畝,其中農資集中採購為村集體增收33萬元,通過生產託管服務下半年預計可為村級增收150多萬元。

探索註冊由村集體經濟組織主導的農村勞務合作社12家,勞務合作社不僅為本社成員提供就業服務,還組織成員開展家政、保潔、物業等勞務服務及承接農村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多渠道增加村集體和農民收入,實現農民就業、集體增收、項目企業用工一舉三得、多方共贏。

朱集鎮將村股份經濟合作社與棗樹合作社、農村勞務合作社有機結合,探索出了“棗樹入股樹生錢、勞力入社力生錢、資金入股錢生錢,農民家家有資本、户户是股東、人人有股份、個個有就業、年年有分紅”的棗產區農村聯合體發展模式。比如,前周村創辦樂陵市同創果樹種植專業合作社,與綠莊食品(樂陵)有限公司和樂陵市德潤健康食品有限公司簽訂“訂單農業”紅棗收購協議,以不低於每公斤8元的價格收購合作社紅棗,去除管理費等其他費用,村集體每公斤棗可提取2元,2019年集體經濟收入3萬元,實現村集體和村民雙增收。

不只各村之間加強抱團合作,樂陵還通過人才、資源的抱團聚集,促進集體經濟發展。各級鄉村振興服務隊、幫扶部門、第一書記和黨建特派員所在單位,有的給項目、有的出資金,各級投入項目和幫扶資金6000多萬元,幫助126個集體經濟薄弱村確定增收項目。雲紅街道譚家村將省派第一書記幫扶資金投資到樂陵市龍悦農業生態觀光園項目,每年獲得分紅收益4萬多元。開展了回引在外優秀人才回村任職的雁歸工程,回引64名在外優秀人才進入村“兩委”班子,40人當選村“兩委”主職幹部。花園鎮恭敬李村選舉在北京做連鎖快餐的能人李方勇擔任村委會負責人,帶領全體村民開展“三資”清理、承包費清收,增加村集體收入30多萬元,牽頭成立水產養殖合作社,羣眾和集體入社股金200萬元,利用廢棄坑塘整理養殖水面100餘畝、填坑造地60餘畝,並積極發展採摘、垂釣、農家樂以及“淨菜”和餡料加工配送,真正發揮了基層黨組織在鄉村治理中的戰鬥堡壘作用,實現由“亂”變“治”、由“窮”到“富”的轉變。

今年,樂陵還將上級財政扶持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2000萬元專項資金,通過社區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投資到29個項目,預計每年可增加集體經濟收入120多萬元,如寨頭堡鄉的閆孟、東姜、南王、冢上4個村聯合將200萬元扶持資金投資到樂陵市輕紡產業園項目,通過廠房租賃每村每年可增收4萬多元。

□本報記者胥愛珍 本報通訊員賈鵬郝坤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