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酒北釀 魯醬翹楚——“醬香北宗”古貝元的數字解碼

刊於德州日報2020.10.16四版 □顧金棟

古貝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周曉峯

發酵池

北醬酒史大展、古貝元醬品鑑、書畫筆會添彩、全國客商搖獎……自9月初開始,魯酒代表企業古貝春集團冠名為“第十八屆古貝春酒文化節暨首屆中國北方醬酒文化節”豐富多彩的系列活動日漸升温,並將於本月18日以“開幕大典”重頭戲推向高潮。

從師承五糧液的古貝春濃香,到茅台嫡傳的古貝元醬香;從始於2002年至今已是十八屆的古貝春酒文化節,到啓動於2020年的首屆中國北方醬酒文化節;從三千里之外的赤水河畔,到千年大運河的古貝酒香;一個魯西北古邑小城的地方酒廠如何託舉幾代人的夢想?是怎樣的匠心獨運成就“醬香北宗”的榮耀?又是怎樣的日夜堅守擦亮“魯派翹楚”的光芒?一組數字背後,筆者嘗試解碼——

1801解碼:

從運河文化到大國北醬

“千載運河魂,魯醬古貝元。 ”

2020年第十八屆古貝春酒文化節暨首屆中國北方醬酒文化節《庚子封藏手冊》的封面上赫然印着兩句貌似有些違和的聯句。這也是本次文化節的主題。從韻律的角度儘管説不上順口,站在解構主義的視角卻是一語道破了“古貝春文化節”這一文化品牌的歷史與轉承。

千載運河魂。特指第十八屆古貝春酒文化節,有着濃香型白酒運河產區文化的地域屬性。魯醬古貝元。則説的是首屆北方醬酒文化節,有着醬香型白酒南承北接的泊來屬性。

濃香型的古貝春18年的等待,盼來了與醬香型古貝元在文化節舞台上的首次牽手。

……

2002年的9月6日,一場星光雲集、翰墨飄香、鼓震天嶽的文化盛典在九達天衢的德州和運河明珠的武城奏響了新世紀運河酒文化的最強音,“首屆古貝春酒文化節”以其無可複製的文化獨創性,開啓了地域名酒與地域文化的完美締合模式,成為此後18年間每年一度的酒界盛典與文化品牌。

從演藝明星的現場助陣到運河文化的翰墨飄香,從運河產區的人文研討到白酒技藝的交流切磋,從州城古邑的街頭巷尾到運河兩岸的文化巡演,18年間不斷豐富和升級的系列文化活動,古貝春傳播的何止是一瓶美酒的珍奇芳香,更是一條運河的亙古流長。

神龍地卧,銀河天落。北走燕趙,南馳吳越。縱九州貫八省,牽兩江挽三河。千年大運河,萬家古貝春。是的,對於生與斯、興於斯的運河人家,除了靠一杯美酒,誰又能把對運河的情感説得酣暢透徹。無論是隋唐的風流,還是南宋的精緻,無論是運河畔拉縴吶號的漢子,還是揚州十里春風的花樣年華。古貝美酒的芳香沿着運河兩岸飄向萬家燈火,見證着這段時空裏的所有美好。陳年的古貝春酒香,驚豔了歲月,驚醒了水紋一樣細密的時空深度。

古貝春人18年所做的,不正是對運河文明與運河精神的醉美解讀?包容奮進,合和共生。從千年運河溢出的古貝酒香難道不是運河精神的文脈傳承?如若不然,何來師承五糧液的古貝春香,又何來茅台嫡傳的古貝元醬?

北方有佳木,絕世而獨立。 18年,博大包容的運河文明南融北接,在古邑小城的古貝春文化節開出又一朵璀璨之花。

古貝元,一個有着貴族血統,由季克良先生“南酒北釀,醬香傳承”背書,被譽為“醬香北宗,魯派翹楚”的醬酒品牌,經過37年品質積澱與匠心堅守,繼“聯合國千年金獎”“中國酒體設計獎”等系列殊榮後,2019年10月在中國醬酒產業大會上正式躋身“大國醬香領軍品牌”,正如她的締造者“大國醬香領軍人物”周曉峯所言:把一切交給時間,所有的榮耀來自匠心堅守。因此,古貝春文化節的第十八年,古貝元勇於挑起“中國北方醬酒文化節”的大旗,不是橫空出世,而是歷史必然。

1500公里:

從國酒茅台到南酒北釀

留下歲月從頭説。

從貴州仁懷赤水河畔的茅台酒廠,到京杭運河東岸的山東武城,地圖上測量的直線距離是1500公里。

崇山峻嶺,綠皮火車,山路十八彎……距離在1983年的時空裏顯然還要更漫長。而比這“漫長”更遙不可及的是夢想。 2017年10月17日,當仙風道骨、鬚髮皆白的中國白酒大師季克良用“三個沒想到”“兩個來遲了”感慨古貝春的醬香酒“做得這麼好”和追思他的恩師“古貝元之父”杜安民時,那個人送雅號“張大膽”的決策者已故去多年,只留下被後人周曉峯夙夜在公、苦心堅守幾十年的一脈北醬奇香。

張子文,引領古貝春“第一次創業”的掌舵。是酒俠,白手起家時曾手提幾十條毛巾當福利,披肝瀝膽遍訪名師招兵買馬。是酒丐,一窮二白時就曾遙想後被周曉峯兑現的“金銀夢”。然而,1983年的“張大膽”,比讓濃香型的古貝春摘金奪銀更像白日做夢的是——他想造醬香型的“武城茅台”!

“老頭兒一定是瘋了。 ”聽到風聲的人們背後裏嘀咕。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更不畏人言,對於人們的議論他有耳聞且抱以理解。是啊,莫説是人們不相信,就連他自己也時而覺得這個“痴人説夢”式的想法很有“賴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嫌疑。茅台那是多麼金貴的東西?莫説是造“武城茅台”,真正的茅台咱見都沒見過幾回,廠裏的師傅也不會啊。讓人家教?先別説這兩個廠的規模體量沒法比,人家看不上咱。就説這一個天南一個地北的,八杆子也撥拉不着的關係,人家憑什麼教咱?這怎麼着也需要個牽線搭橋的吧?

2018年末,筆者曾在一篇文章中這樣記述張子文的“西南取經記”:

張子文想不起這座“橋”在哪兒,抓心撓肝地睡不着覺吃不下飯。要説這世間的事兒就這樣,説巧還真巧。有一天,張子文的老朋友石永蘭來廠裏買散酒喝,兩人聊着聊着就扯到這件事上了。石永蘭一拍大腿:夥計,早説啊,這事兒沒準兒有門兒,你且這麼這麼這麼地……老石一席話,張子文當下作揖打拱:大恩不言謝,有勞仁兄辛苦跑一趟,去那靈山秀水寶地將師傅請來,我在家裏設宴敬候佳音。

原來,這石永蘭不僅是張子文的老熟人,還是他參加革命的領路人,二人亦師亦友過往甚密。最近石永蘭剛剛離休賦閒在家,聽到張子文的愁事兒,就想起了自己的老領導——傅愛農。傅愛農是德州寧津人,眼下正是貴州分管工業的副省長。五十年代傅愛農任德州地委書記時,石永蘭是他的祕書。石永蘭深知老領導是忠厚仁義之人,又心懷故土念及鄉情,想來定是會鼎力相助。於是石永蘭立下“軍令狀”,辭別張子文,在酒廠職工劉寶申的陪同下,第三天就坐上了開往貴州的火車。

長話短説。在貴州省工業工作會議的會場外,石永蘭向傅愛農彙報了家鄉的變化、寧津的發展、武城酒廠的故事和張子文的計劃與決心。故土情深,鄉愁縈繞,傅省長深受感動,當即找來同在參會的茅台酒廠廠長季克良説明了二人的來意,請季廠長支持家鄉企業的發展。季克良也是仁義之士,想了想説道:按理説,技術不外流這是規矩。但既然省長髮話了,您家鄉這個忙我怎麼也得幫。也巧了,我們的技術科長杜安民老師剛退休在家,這樣吧,我寫封信你們去他家找他。不過,我老師可是香餑餑,你們搶不搶得到還得看造化。

就這樣,茅台酒廠生產技術科長杜安民賦閒在家不到一星期,退休椅都沒捂熱乎就讓季克良廠長的一封信“發配”到了三千里之外的山東武城。

後來,和張子文説起這段往事,杜安民喝着在全國首屆食品博覽會上摘了“金牌獎”的“古貝元”説:“老張啊,全國十好幾個廠要我去,你説我咋就被你牽來了?主要是這裏面,有傅省長的故鄉情、季廠長和我的師生情、你老張的真性情,再有就是我老杜的不了情,用你們北方人的話講我是跟自己較着勁哩,我就是想試試我老杜這兩把刷子在北方到底靈不靈! ”張子文恍然大悟:都説我瘋了,敢情你比我還瘋!造“武城茅台”這事兒我説你比我還上心呢,你是造真茅台的大師,不想在咱這小陽溝裏翻船!這下放心了吧?喝着!兩隻酒杯“咣”地碰在一起,接着是一陣粗門大嗓地笑聲。

3600日夜:

從一朝築夢到十年磨劍

醬香型酒的生產工藝極複雜而嚴謹。往簡單裏説:端午制曲,重陽投料,九次蒸煮,八次發酵,七次摘酒,輪次勾調。單説個制曲的小麥粉碎,先期二八瓣,後期三七瓣,瓣數不對了這曲踩出來也發不好。再比如説潤料,水温不高不低必須30攝氏度,高了燙壞了料,低了又潤不好。這些都是細活兒,杜安民不但親自幹,還親自教,開始是言傳身教,後來索性自編了教材,窖池邊上做示範,下班以後教理論。

畢竟是60多歲的人了,摸爬滾打地折騰一天累得腰疼,第二天抓着門樑子抻抻筋又到了車間。吃飯也不在乎,有米飯有辣椒,隨便炒個菜就對付了。過了端午曲熟,到了重陽窖香,秋風一涼,這水土不服的勁上來了,鬧起了慢性腸炎,老頭兒輕傷不下火線,吃兩片土黴素又幹上了。別人勸他歇着,他一立楞眼:正是投料的時候,我歇着你來?瞎了算你的算我的?

1984年7月的一天,第一輪出酒,張子文和杜安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兒,六十四拜都過了,就差這最後一哆嗦了。這一年時間裏裏外外也是傳得天花亂墜,都知道張子文把茅台的第一“酒把式”挖來了,在造“武城茅台”。上上下下折騰了1年了這萬一沒有一炮而紅,張子文閃得是舌頭,杜安民丟得是英名。出酒了,張子文的表情有些好笑,看看酒流,看看老杜,老杜一皺眉他的心就跟着繃緊,老杜咧嘴笑他就跟着笑,老杜放鼻子下聞聞,他也跟着吸溜氣兒……老杜嘗完笑了:有戲!比預想的好!聽到“宣判”,張子文笑中帶淚,他知道“武城茅台”成了!

這下子杜安民是徹底安心了,給老家拍電報——首戰告捷,我準備在武城安營紮寨常住了。沒承想,這一常住就是10年,直到1993年古貝元的醬香工藝完全定型,還培養起一批醬香型酒釀造與勾兑的技術人才,老先生才告老還鄉。 10年裏,杜安民日益完善着古貝元這一北宗醬香型白酒的釀造和勾調工藝,使之既有着醬香型白酒的典型風格,又克服南北氣候條件差異和消費口感不同要求,打造出了更受北方歡迎的“北宗醬香”。 10年裏,不僅杜安民與古貝春人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就連他的親屬都把武城當做了第二故鄉。

按理説,試驗成功杜安民應該松上一口氣,指揮指揮就行了。但完全不是這樣,他不光不輕鬆反而更忙了。原因是,古貝元師承茅台不假,但受兩地氣候、温濕度、菌羣種類、窖泥差異等因素不同影響,如果工藝完全一樣並不可取,古貝元的釀造工藝要有自己的獨特性,所以改革與定型是個長期的工作。

1986年8月,杜安民的小兒子杜定全結婚,老家一連發來兩封電報催他回去他都沒反應,收到第三封后他把早已落户武城的二兒子杜定坤叫來説:這節骨眼正是投料的時候,家裏也不缺錢少物,給你媽回封電報該咋辦咋辦就行了。當年10月,小女兒杜定先結婚,電報又拍過來,他安排二兒子迴音:女兒家的事兒應該由母親管,寄些錢回去就是了,得空了我再回去,他們想我了就來看我。 1988年6月,妻子住院的電報打過來,杜安民又對二兒子説:你母親是茅台酒廠的職工,廠領導會管的,再説有你姐姐妹妹照顧就好,我回去也幫不上忙,再説這裏都制曲呢……兒子這回氣哭了,去找了張子文。杜安民被強送上回家的列車。但也只是回去守了妻子3天就返回來了。

1500公里,3600多個日日夜夜。

時光倥傯,44年之後的2017年10月,季克良先生流連往返在杜安民10年耕耘的江北土地,仔細端詳恩師工作的照片舊物,深情地回憶自己當年的舉薦,竟有淚光點點:杜老師是南酒北釀的領路人、踐行者,10年吶,不容易,更不簡單!杜老師來了後我就該來的,我來遲了。

37年堅守:

從守正創新到大道至簡

季克良先生説:發展醬香型酒的決策不好下,堅持下來更不容易,沒想到你們的醬酒堅持做了這麼多年,並且做得這麼好。兩個“堅持”擊中了周曉峯的“軟肋”,他鄭重地點點頭,臉上綻放出被人理解後的欣慰。

對於鮮花,人們向來不吝讚美。但對於種花人及其背後的汗與淚,又何曾多有留意?

中國白酒大師吳兆徵和高級釀酒大師、古貝春非遺技藝第四代傳承人董福新都是古貝元工藝的實踐者與傳承人,對古貝元37年的工藝堅守深有體會,更對周曉峯董事長24年的決策堅持感同身受。

北醬,除了醬香型酒工藝本身的複雜性外,更考驗人的還有南北生態環境差異與消費者的口感取向。季克良先生之所以在古貝春連發感慨“沒想到”,還有個原因就是他曾説過:離開了茅台鎮就釀不出茅台酒。所以,如何克服南北氣温、空氣濕度、菌羣環境的巨大差異困難,又嚴格遵照茅台工藝要求從事釀造與盤勾,從而生產出既具有突出的茅台風格,又適於北方口感的醬香酒,這是杜安民先生的前10年和吳兆徵、董福新們後25年的同一命題,既便隨着標誌“北醬”工藝功德圓滿的——中度醬香古貝元白版2018年的橫空出世,這一命題也仍在繼續。“大道至簡卻永無止境。 ”採訪吳兆徵時,他如此説。

不僅是守正,還要創新,這並不矛盾。37年,從工藝的演進升級,到產區“小氣候”的打造我們仍會繼續堅持下去,比如我們的“四級生態綠化”“運河產區原糧”和“運河水系研究”都將是我們構建“北方醬酒生態”的重要組成,都是我們“生態釀造”的一部分。古貝春執行總經理趙殿臣如此解釋。

其實,酒業人明白,相較於生產技術環節,最難的堅持還是決策。

醬香型白酒生產週期長、佔用物資多、出酒率低,生產條件苛刻,所以極為珍貴。一邊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另一邊還有可能面對不可知的結果。這正是許多醬香型酒廠難以為繼和沒能長期堅持的真正原因。何況在醬香型酒向來“叫好不叫座”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江北?所以,季先生給予首肯的兩個“堅持”,對於當局者的周曉峯是何等的理解、肯定,甚至更具嘉獎的意味。

“再難也要堅持生產,堅持提升,不好賣就存着。 ”周曉峯説,這種堅持有“賭”的成分,但更多來自他們對產品品質的自信和對醬酒未來的信心,他知道贏的可能性極大,“是金子總會發光。 ”他説,“南酒北釀的一脈香火只會越燒越旺。 ”

不僅是相信,是正在見證:

——1996年至2008年,十餘年儲備優質原酒,恢復花壇古貝元灌裝封存;

——2008年,推出十年、十五年、三十年古貝元酒,成小眾飲用與藏品首選;

——2009年,推出訂製特供古貝元,成引領江北市場消費產品,銷量持續走高;

——2010年,第三款自主品牌“國藴”醬香酒橫空出世,成高端消費寵兒;

——2011年,古貝元封壇酒成首屆封壇大典首選。“國藴”醬香酒被評為“中國白酒技術創新典範產品”;

——2012年,“國藴”醬香珍品研發上市。三枚商標皆馳名成為現實,順利通過國家有機食品認證,推薦使用有機標誌;

——2018年,53度醬香型國藴六道酒榮獲“中國白酒酒體設計獎”,標誌着業內最高品質殊榮花落古貝春;

——2019年,古貝元品牌被授予“大國醬香領軍品牌”。

18屆文化節聯袂首屆醬酒節,1500公里3600日夜的南酒北釀,37年的守正創新與初心不忘,幾個數字解鎖的不止是一瓶醬香北宗美酒的動人故事,還將是開啓魯派翹楚首秀樂章的悦耳音符。

我們期待着。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